INTERVIEW 專訪
張軒豪
字體賦予文字表情,讓文字傳遞信息更有效率
採訪/編輯:鄭光惠、林韋村、蘇亭云
張軒豪,荷蘭海牙皇家藝術學院Type & Media畢業,曾任職威鋒數位(華康字體),現任【轉轉創意】資深設計師,擅長中日文與歐語系字體設計。

張軒豪是台灣首位赴荷蘭研修字體設計的設計師,擅長歐文字體設計,本身更喜歡挑戰複雜的日文字體。他說字體是有個性、有情感的圖像,自創很有嚼勁的Wafflu (鬆餅字體),在Typography(字型排版設計)也有獨到見解。字體設計「魔鬼就藏在細節裡」,且讓我們跟著他一起探索字體設計的奧秘。

為什麼遠赴荷蘭修習字體設計?
從事平面設計工作時,慢慢了解到Typography的重要性。同時也發現好用的字體並不多,於是想要自己設計字體。我覺得文字是最直接傳達訊息的途徑,而字體則能將文字賦予情感,並且在傳遞信息上更有效率,因此我對字體設計相當著迷。
但是台灣當時甚至Typography的資訊都不多,於是我只好透過網路或是買書自學字體設計。最後,還進入華康累積經驗與作品,之後申請了荷蘭海牙皇家藝術學院。荷蘭海牙皇家藝術學院的課程講究創意與結合,正巧是我想進修的方向。
赴荷進修最大的收穫?
在海牙,所有課程都跟字體設計有關,我得以從頭開始學Sketch(素描),這也為設計字體打下很好的基礎;而透過書法課訓練眼睛與手的協調合作,讓字體設計更能掌握每個字的筆畫粗細變化以及比例。
除了上課,跟班上同學交流也有很大收穫,因為很多同學可能已經是各領域的設計師,甚至是字體設計師。在他們身上,我不僅能觀摩如何做字體設計,還可學到不同思考流程與創意發想方式,以致我在日後設計工作也會有不同思考路徑。而在學校所受的基礎訓練,像是書法課與快速Sketch讓我更有靈感產出Idea,因為有了這些基礎,不論是在規劃筆畫或是空間分布都變得更有系統且有效率。
為什麼字體是很重要的設計元素?
文字具有傳遞資訊的功能,而字體可以幫助文字在溝通上更有效率,每套字體都有自己的表情、個性跟功能,一點點不同就會影響整體所呈現的感覺,所以設計師選用何種字體,也會影響整體設計的氛圍。
而每個設計作品都必須考慮到內容以及Media(媒體),字體當然是設計的其中一環。就像我如果要做一個棉花糖的食品包裝,我選用的字體也必須考慮到是否能夠讓食物看起來更好吃。如果選用黑體,會覺得好像很硬,太強烈;但如果選了一個稍微有些圓角的字,就會看起來比較柔軟,在視覺的印象也會更接近棉花糖的口感。




張軒豪受邀2012年「瘋字形 文字藝術創作展」。
在設計時,如何挑選適合的字體?
首先要考慮到Media的特性,像是書籍很注重易讀性,特別要選擇讀者讀了長篇文章,眼睛也不會酸澀的字體。那如果是品牌,我們則要全盤考慮到品牌的字體會出現的場所、各種有可能出現的使用情況,招牌、CI(Corporate Identity,指企業識別)、燈箱、印刷、網站等;如果客戶是醫院的話,還可能會需要有指標系統的設計,除了會選擇粗細選擇多的字體家族之外,甚至會選用有特別加入圖型符號字體。
自己偏好的字體風格?
我喜歡風格強烈、好玩的字體。就像我的畢業作品 Wafflu 就是一套具有特殊風味的字體,從荷蘭的代表性甜食Waffle(鬆餅)汲取靈感,將Waffle的口感轉譯成視覺元素。融入到拉丁字母之後,再一次轉譯至漢字、平假名、片假名之中,如果觀察細節的話,會發現有切角、較多的筆劃轉折,透過這樣的設計來營造出酥脆且扎實的視覺印象,所以像是這樣個性獨特的字體風格是我個人比較偏好的。


靈感來自荷蘭鬆餅的「Wafflu」字體。
中文、歐文字體設計風格的差異?
在結構上來說,中文與歐文之間就有很大的差異,英文字體結構單純,所以在筆劃的特性上可以做多元變化而不影響辨識度,所以英文(拉丁字體)適合做很強烈的視覺表現,而中文字的結構變化很大,從一筆劃到三、四十筆劃的字都有,所以在設計漢字時必須考慮的很周詳,複雜很多,如何將在結構簡單的筆劃設計,放在複雜的結構中而不致於喪失其辨識度,是漢字設計面對的第一個問題,另外如何平衡字之間的灰度、大小和重心,都需要時間和反覆校正,因此,中文字體的在設計上變化性就有先天上的難度,不過這也是中文字體設計迷人的地方。




海牙皇家藝術學院Type and Media畢業展。
中文與歐文如何互相搭配和諧?
匹配不同語系的字體時,最重要的是讓它們在視覺特徵還有灰度上保持一定的相近度。拿中英文的搭配來說,拉丁字母結構單純,漢字的結構複雜,再加上度量方式不同,相同的字級排列在一起歐文的部份再灰度上會看起來較淡,所以在排版搭配時,透過字重的選擇來讓兩者的灰度接近是首要之務之一,另外,挑選筆劃特性相近的字體,也會是不同語系間文字在視覺搭配上的重點。
Typography如何影響視覺設計?怎麼樣讓設計更吸睛?
我覺得編排的重點在於韻律感與資訊的整理。字跟圖像透過整理讓閱讀有效率,而透過韻律和閱讀節奏的安排來讓吸引人去閱讀資訊。因為人有視覺,有動態視覺的軌跡,靠圖或是文字、甚至是空間的留白,形成我們的閱讀曲線。視線流動就靠編排形成韻律,就像一首樂曲,會有節奏、休止符、音調的強弱。Typography就像音樂,也是需要強弱搭配出韻律感,並且將資訊的強弱透過整理分出層級,凸顯出文字傳遞資訊的功能性。
根據不同的媒體,字體設計如何隨之不同?
因應各種Media的特性來設計適合使用的字體,都是字體設計師需要通盤考慮的。拿機場標識系統的來說,在字體的選用上就會非常強調辨識度。必須讓在機場的旅客在不同的距離、環境下能清楚閱讀到訊息。像是大寫「I」與小寫「l」這類結構上相近的字母,透過字體的設計來營造差異化。另外在機場標示常常會使用燈箱,所以在光暈的效果下還能保持一定的辨識度也是需要放入考量的,因為反白時,淺色會讓視覺稍微放大一點,因此有些字體會因應反白環境,製作筆劃稍微細一點的版本,比方說,原本的 Regular 之外會設計另一個 Regular Minus,這個 Minus 的版本會在筆劃的粗細還有交接處,做一些視覺的修正,讓反白與正常環境使用時,都能維持相近的視覺感受。
以字體設計師的觀點,如何引領民眾去感受漢字獨特的美感?
我覺得漢字本來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大家因為習慣而忽略它的美好,不仿用觀賞畫作的方式來欣賞漢字,從不同遠近的距離、面向去觀看,在10公尺外看它或是把它放大30倍,你會發現字會呈現不同的樣貌。並且其細節之美是很引人入勝的。



圖片來源:
http://goo.gl/XQejpU
http://goo.gl/uqLiCN
http://goo.gl/Vtw0HZ
http://goo.gl/mVdzZg
http://goo.gl/4bqRsn


活動 DAT HAPPENIN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