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 專訪
justfont創辦人葉俊麟、品牌總監蘇煒翔、字型總監曾國榕
在雲端上耕耘下個世代的中文字型產業
採訪/編輯 鄭光惠、林韋村、葉允淳
justfont是華文第一個推出「中文網路字型(Web Font)服務」網站,專注追求完善的中文字型服務,包涵功能完整度、顯示速度以及字型品質等等,期許能讓大眾能夠隨時瀏覽到高品質字型。創辦人葉俊麟憑藉其多媒體、資訊、傳播等跨領域經驗,帶領團隊進行台灣字型相關服務及推廣工作。

與其說justfont是網路字型公司,不如說他們是努力推動字體設計產業的實踐家。本著對字體設計的著迷與熱愛,廣結各領域人才,藉由網路社群、實體講座的傳播力量,讓中文字型魅力席捲兩岸。本期專訪justfont三位要角,且看他們笑談箇中甘苦,用熱血吹動台灣字體設計的風潮。

當中文字型市場式微,justfont為什麼會投入字體設計產業?成立華文第一家「雲端字型」公司?
葉俊麟(以下簡稱葉):當初創業的時候其實是先有雲端技術,之後才想到要結合字體設計。任何公司創業時都會被挑戰:你如何解決使用者的問題?初期justfont突破中文字數龐大及下載速度等技術面的困難,運用嵌字概念,把中文字嵌進網頁,創立了中文版的Web Font。
突破技術限制後,我以為已經解決使用者的問題-之前網頁無法顯示的中文字,現在都可以使用。然而後來發現,使用者根本不在乎網頁能否顯示特定字型。使用者真正在意的是,網頁有沒有因為使用雲端字型時,質感變得更好。也是透過好友提醒,我才明白其實技術或字型,只是手段,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滿足客戶對閱讀品質的要求。於是,我再一次檢視justfont的服務,理解到其實我們缺少了高品質的字型,透過設計師友人轉介,得知香港的柯熾堅老師經歷三年時間,製作了一套高品質字型「信黑體」,便決心爭取信黑體的台灣代理權。
justfont的定位?
葉:剛開始我們覺得自己是網路創業公司,但現在回過頭來看justfont,其實發現我們也是教育事業。當時我們雖有高品質的信黑體,但使用者卻不明白字型的價值。因此我們的角色就像是講述者,要把藝術品的價值講述出來,讓所有人都能理解其價值,並進而懂得欣賞。然而台灣這個部分的資源,其實非常缺乏。在台灣,沒有設計師、論壇、社群、或是PTT在探索這一塊知識,市場幾乎可以說是死掉的。光有好的藝術品,沒有人懂得鑑賞,一切也是枉然,縱使我們只是一間小公司,必須要投注很大的人力與心力,我們仍舊決定自己跳下來經營社群,從根源開始去改變,從頭開始教育消費者,雖然剛開始篳路藍縷,但現在看起來成績還不錯。
身為華文第一家網路字型公司,justfont如何顛覆傳統,建立一套網路字型服務的商業模式?
葉:中文的網路字型公司並沒有前人可以依循參考,justfont要建立自己的商業模式,就是不斷的Trial and Error,一直到所有的使用者都可以接受為止。商業模式就像是一個不斷進化的過程,我們參考國外的模式不斷調整,截至目前為止都仍處於不斷進化中。目前會員註冊人數已經破三萬人,換算付費使用人數大概有5%的轉換率,成果還不錯。
除了Web Font,你們摸索出來的商業模式還有哪些?
蘇煒翔(以下簡稱蘇):我們是透過內容來傳達字體的價值。台灣字型產業這片土壤太貧瘠,貧瘠到就算大家直接切入來造一堆新字型,也是不會有結果的。所以我們的第一步是透過網路上的內容與大家溝通,讓社會大眾更認識字體設計的過程,還有它最終的價值。
字體課則是深化教育的機制。在推廣的過程中,我們遇到很多相關設計師其實想深入鑽研字體的技藝,這是網路內容無法提供的,因此開設了字體課。字體課並不是一個主要的獲利途徑,而是目光更長遠的佈局。我們希望透過這樣有豐富細節的專門課程,為台灣培育下一代字型產業的人材。所以我們也可以說,字體課是未來我們核心事業的地基。
每天灌溉、澆水的過程,越來越能看到收穫。justwrite 推出後,許多顧客願意花費八千元製作一套自己的手寫字型,也代表越來越多人懂得字型的價值而願意花錢投資。
曾國榕(以下簡稱曾):所謂的商業模式,其實跟我們想像來講不太一樣,特別是網路圈,無法靠自己一己之力,就能一舉成名。字型產業因為盜版猖狂,造成大家都不知道每一個字型版本背後的心血。我們發現,除了知識的散佈外,當社群凝聚起來,產業其實會往健康的方向成長。就比如說盜版字型下載,現在如果有人在「字嗨」等社群發問「要去哪下載」,反而會被網友提醒「請支持正版」「盜版退散」等等,進一步讓盜版下載變成有罪惡感的事情。


justfont推出的拉丁書法工作坊。
如何運用社群媒體的力量推廣字型知識、帶動台灣關注字體設計的話題?此外,還運用哪些方式推廣字體設計?
蘇:其實重點就是在抓議題,議題是一個包裝方式,讓大家去理解什麼是字型,重要性在哪裡。單純講解字體設計、結構、筆畫,一般人根本不會有興趣。所以我們便從大家都會感興趣的公共建設著手,像是「桃園機場用新細明體,有什麼問題? 」那篇文章。
另外,還有就是要會搶搭時事話題,例如之前柯文哲很紅,我便用嗡這個字講解字型結構、還有在萬聖節玩恐怖字型的梗、聖誕節介紹什麼字型最老梗。


justfont 擅長搭上時事引發社群討論話題。
一般我們會分成大眾與專業化的文章,大眾化文章就是想辦法找梗、找爆點、內容有趣就會被瘋傳。發想議題會經過一段摸索期,我會先觀察大家反應,去思考大家喜歡什麼。到最後發想議題會變得很直覺式,當然這中間也有誤差值就是了。而專業的文章則用於突顯justfont的專業度,稍早專訪英國知名字體設計公司Dalton Maag的總監Bruno Maag,雖然網路上迴響不如預期,但專業文章對justfont仍有形象、專業加分的作用。
另外,我們每個月會辦一次聚會-字戀小聚,我們企劃主題、邀請講師、或是大家一起Workshop(工作坊)。也是因為舉辦字戀小聚,認識很多貴人,像是寶哥(現任知本形象設計的總經理),幫我們做了很多宣傳廣告;另外,也有資深美編高手,到後來成為我們的Speaker(講者)。
除了字戀與字嗨,經營社群還要懂得結合實體,字戀小聚可說就是我們的實體,還有這本《字型散步》的出版。上禮拜六我去校園分享會,兩百人座位坐滿八成,全場有八成的人在這本書之前是不認識我們的,因此這本書也算是我們一個里程碑、階段性的開花結果。
葉:字戀小聚剛開幕是免費活動加推廣字型產業,但是幾次之後完全在講字體設計、在玩、在交朋友。本來是設定15人以內的分享,但後來陸續出現搶票的狀況,現在目前大多是維持30多人的參加人數。


《字型散步》象徵justfont過去三年的里程碑。

蘇煒翔至校園巡迴分享《字型散步》。
推動字體設計與服務的過程中,曾造成最大的迴響?以及最大的挑戰?
葉:由於大家對字型已經冷漠許久,要喚起大眾的重視,其實非常不容易。經營社群過程非常辛苦,現在粉絲團已經累積超越三萬,但剛開始經營推動非常困難,從300人累積到3000人花了半年的時間,粉絲成長的速度緩慢到令人想放棄。但慢慢地累積到某個能量,很多社群朋友開始幫忙推廣,就像是一個借力使力的過程,一開始最艱難怎麼使勁去推都不動,到後期你輕輕一推,他便快速往前跑。現在很多人都在幫我們經營這個市場,像是字嗨的柯志杰、一些字型公司也開始舉辦講座、以及越來越多的設計師開始重視字體設計,進而參與,現在可以說是整個社群都在幫我們推動這個市場了。
蘇:我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一直要灌注新的東西,也就是要有新梗,社群經營才會一直有新鮮的話題。議題要從生活去挖,像是《字型散步》、好漢玩字拍等等。


justfont創辦人葉俊麟至清華大學分享《文與字》。
在台灣,中文字體設計的機會與挑戰。
葉:坦白說,中文字型產業其實還是零。目前字型產業的成熟度還不夠支持工作者或是公司生存。很多設計師遇到的瓶頸是現實的經濟考量,他無法繼續專注設計字型,因為他必須要接案維生,才能養活自己。所以未來我們要推動產業有正向循環,注重培養人才,當人才全心投入的同時,市場也能給予相當的回饋來支持。我們想建立一個好樣板、流程,與其他造字設計師合作,把這個流程與平台造出來,把整個產業建立起來,花個五到十年我都覺得不誇張。
這陣子雖然大家不看好台灣,但台灣目前還是兩岸三地最能支持高階字體設計產業發展,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的文化涵養足夠;另一方面,版權意識也都有進步,這跟社群的推動有關,現在大家對隨便抓字型這件事會有羞恥心。
數位化對字體設計所帶來的影響?
葉:數位化之後,在調整字距、筆畫、細節修飾上都變得更加細膩,這是之前嵌字所無法做到的事。而在造字的過程,也能做出更多的變化與功能,像是以前經常缺字的異體字可以被造出來、點陣字也可以被修飾得更好。而拜新軟體的研發所賜,甚至是字型排列的顯示都變得更好了。以前可能只有字型公司有能力造字,但是數位化所帶來的便利,讓獨立的字體設計師也能有利器可以使用了。
高雄連續三屆舉辦「好漢玩字節」,透過當代藝術與科技互動,帶領民眾體驗漢字的魅力。對您來說,您對漢字字型有著怎樣的情感?在創意設計或是日常生活中,漢字如何發揮其獨有的魅力?
葉:不要太一味認為加英文或日文才感覺比較高級,大家要慢慢理解將中文字當作主角運用在包裝上。
一個日本前輩說,一個國家假如在字型教育沒有做好,國家街道的景觀就會雜亂。因此就算店家的字型沒有中文字,設計師也要自己設計,比直接拆解字型都來得好,這樣才不會有難看的招牌字產生。學校教育雖然少,但我們有開這方面課程,所以都可以來參與。
justfont未來的目標與展望?
葉:我們最終的方向,是建立一個成熟的中文字型產業。要達到這個長期目標,必須從很多教育層面著手,最重要的一部分,在於人材的培訓。字體設計學院會是一個比較大的構想,希望能夠請到資深的設計師,帶領新一代的設計師從零開始學習字體設計。過去的字體設計不受重視,學校也沒有系所專門講授,因此許多人是進到字型公司才開始學會字體設計。而這也造成字型公司不願意分享字體設計的Know How(專門技能),一方面字體設計大多是許多人分工設計完成,而公司另一方面也擔心字體設計師會曝光公司資產,因此許多厲害的字體設計師是遭到隱姓埋名的對待。未來,我們希望能夠從教育著手,改善這個現象。當然這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,因此我希望justfont能像是膠水,集合各個領域的字體設計師,像是擅長歐文字型的張軒豪、中文字型大師柯熾堅老師,去培養字體設計人才。
曾:2011年我開始想學字型的時候,國內沒人在講字體設計,頂多只能從一些舊書刊找一些字體設計,可是那也是很久以前的手繪,但Typography與字型運用的知識則是零。於是我先去日星鑄字行學嵌字,再專程到日本學字體設計,用一年學片假名跟漢字,一年學英文;反觀台灣的教育,差不多是半學期的課程,頂多是運用黑體、明體或是海報POP,或者老師給你一個字型去模仿,卻沒有教授怎麼依照骨架、外框去掌握字型的精髓。我認為,其實手繪過程很重要,但現在學校都太倚賴電腦造字,因此我想在字型課導入日本的教育概念,先從手繪與技巧開始著手。


繼《字型散步》,justfont的下一步-字型課。



圖片來源:
http://goo.gl/O67KkJ
http://goo.gl/3JLpRm
http://goo.gl/szrTus
http://goo.gl/WbMbCN
http://goo.gl/nAvrYh
http://goo.gl/LRtaMn


活動 DAT HAPPENINGS